龙腾小说_书包族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寒松叹 > 章节目录 第二章 对手
    第二章谁来叹兴亡

    夜,月黑风高,烟柳满城。

    金碧辉煌,白玉为堂,东方殿宇内波涛暗涌。

    正是皇宫。

    灵宸宫寝殿榻前,有人伫立,碧箫重影。

    又有人立于西窗,颜孤傲,眼倾城,霎时间月朗风清。

    相视无言,又似早相识。

    “殿主别来无恙啊。”窗上少女悠哉笑谈,面上轻纱无风掀动,此人正是千冰。

    “副盟主慎言。”男子笑笑,撕开面布,露出一张轮廓分明、若刀削、若墨月的脸。

    他是明心殿主蔺闲归,一个“了无牵挂”的人,同时,也是千冰的死对头。

    千冰对这男子嗤之以鼻,但放眼江湖,只有蔺闲归能与她不相上下,就凭这点,她还是很重视他的——充满威胁的人,必诛之。

    蔺闲归似已司空见惯,用他沙哑冷淡的声音说“我要杀他。”

    “可我要救他呢。”千冰邪邪地挑起眉,也不知施了什么法术,李阴笙迟迟不醒来。

    蔺闲归有一个原则,阻他者,死。唯一的例外即是千冰,而此次,已经是她第n次犯了。

    这回,他可还会手下留情——为这骄傲的少女。

    蔺闲归又笑了,寒潭般的重瞳令人不寒而栗。

    “千冰,不要试图挑战我的极限……很可怕的哦。”

    可是她从来都不会有惧色,也不会露出愤怒的表情,总是笑语盈盈——职业性的笑,会使人产生错觉,以为这是一个很好说话的人。

    “还要我重复多少遍,我才不屑对你这种人产生情绪。”

    “还以为你讨厌我,原来我想多了。”蔺闲归冷笑,他眼中的千冰应该很不堪。

    千冰不动声色,再不把他打发走,今夜就不能成事了,那么,速战速决吧——

    “我明天就昭告天下……”

    蔺闲归忙捂住千冰的嘴,目光灼灼,强硬霸道的不容反抗。世人皆有弱点,他也不例外。

    千冰抽开蔺闲归的手,道“既如此,你就哪来的回哪去吧。还有就是,蔺闲归这个名字不好听,以后你不妨以季重光之名行事。”

    蔺闲归,取“英林前朝皇族归来”之意,他的真实身份就是英林前朝太子,那时侯他刚出生,没有名字,之后很多年都混迹在黑白两道中,世人只知他是蔺闲归。

    大约四年前,他遇到了千冰,千冰三言两语揭穿了他的身份,他当时都说不出话来了,谁知千冰留下一句“何不叫重光?”就走了。

    从此,他就叫季重光了。但这个他自认不算太喜欢的真实姓名,却从未出现在这世上。

    季重光的黑衣被侵肌刺骨的寒风吹起,伴着一声嘲弄的笑,以及一声微弱的叹息,他离开了。

    发出叹息的,是千冰,她明亮灵动的龙眸透着对未来的憧憬。

    不早些揭穿他,是因她向来坦坦荡荡,轻易不伤人、不犯人,更不会揭人短,也不想插入这些事。

    而不告诉他那件事,却是因为这个少年还要复仇,她可不想这么快将他的信念打破,那样就会少不知多少好戏。

    千冰扬起嘴角,又是那抹招牌笑容。接下来,就要办正事了。

    今夜,英林皇李望衍在凤翔殿就寝,离东宫不太远——于千冰而言,只需弹指。

    就一挥间,千冰发觉皇宫的防守真的很差,这月黑风高的连十步一哨都没做到,要闯进皇宫简直轻而易举,难怪皇帝老儿会被刺杀。

    步入凤翔殿,就听一阵淫荡的声音,有男有女,千冰顿时起了一身鸡皮疙瘩。皇后啊,皇上啊,您二老能不能注意点形象?

    还是快点行动的好,她怕自己像阿梓一样吐死过去。

    千冰渐渐笑了。是苦笑。

    突然感觉有兵器飞来。

    千冰眼眸顿冰寒彻骨,伸出手,两根手指稳稳当当地夹住了飞箭,紧接着又把飞箭甩了回去,然后就听到了“duang”的一声。

    要怪就怪你来的不是时候。

    杀人也是有讲究的,千冰讲究的就是三点快、准、狠,所以那个暗卫没等出声就咽气了,还在缠绵悱恻的帝后二人根本没有察觉到有人来了,而且还是一个随时可以要了他二人命的煞神!

    凤翔殿里的路很绕,无奈这声音很明显,千冰不用动脑子便找到了地方,但是……

    “皇上,轻点,唔……”

    “妍儿,朕好想你。”

    辣耳朵啊。还好,什么也看不见。

    不过,妍儿?皇后名字里没有“妍”字啊,他说的是谁?很快,千冰就想到了一种可能先皇后楚悲妍。

    啧啧,皇上在与皇后为了传宗接代努力之际,居然叫着先皇后的名字,不知皇陵某一抔黄土会做何感想。

    趁现在给他点教训,也未尝不可。千冰不懂医毒,但跟着白漠然神医耳濡目染多年,某些东西还是有的。

    颈上血链发光,她的手里多了一粒透明的药粉,比现代的要“粗糙”一些。

    最后,千冰轻轻一挥手,凭直觉将药粉撒在某处,随即又消失在夜幕中,无声无息。

    她这人睚眦必报,这只是警告。

    ……

    ……

    翌日清晨,英林皇李望衍遇刺的消息便在皇城传了开,并且,那刺客办案手法有点特别。

    据传言,至高无上的星临皇子嗣困难了。

    而始作俑者千冰在听到这个民间传闻时,只微微一笑,这不过是开始罢,若连这都接受不了,到时候还不得闻风丧胆?

    报应不爽。

    当年,她沉默以对,因为她认为那样就够了,却不想,对方根本就不打算放过他们,那就休怪她不客气了!

    各方势力在听闻此讯后,第一时间做出了反应——

    太师闫子轩暗地拉拢了十余大臣,皆一方霸主;异姓王楚悲莫辞官;东王与闫子轩各执一词,形同水火;英林国在边境加了人马;梦魇国弹丸地越发觊觎这片净土……

    一个小女子的小举动,令无数人寝食难安。

    而此时的她正悠闲地打哈欠。

    季重光主动来找她,第一次。

    “你都对他下手了,为何阻我杀李阴笙?”

    “立场不同,我和李望衍是私仇,你杀人之目的是报国。”

    “愚忠!”

    “谁说不是呢,英林国君昏庸无道,若是我,就算要打江山,也不会从这样一个国家下手。”千冰理直气壮地轻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