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腾小说_书包族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风即是雨 > 章节目录 十七
    司机小张那晚也是多多少少沾了二两酒,要不然他也不会有那个胆量去抱艾方回家,宁愿让她在车里睡到天明,等她醒来。那晚他确信自己没干啥出格的事,可艾方第二天却问他“昨晚感觉畅快吧?”

    “没有呀,我没有干什么呀,要那样还能对得住大当家?”他觉得一提到这事就让他慌慌张张,那个晚上他内心都觉得忘不掉,做梦也想着艾方那个模样,使他冲动的。

    “还装,还死不承认。”

    艾方不想说那些露骨的话,怕他听了难堪,可小张发现她比先前好看多了,也温柔多了,他一下子就感觉没有先前那种拘谨了,主仆之间的距离在越来越短。

    老实说他自己也明白,他那天朗朗跄跄回到家,回味那一刻的感觉,一夜也没有睡好。

    此后,小张想起艾方那模样就像看了电影《画皮》里面的那个“小妖精”,《牛郎织女》里面的“七仙女”。

    矿上的一切事情,艾方就几乎全包了,什么都可以做主,矿长是高薪聘请的,也只是图他个资格证,自己是矿长也做不了矿长自己的主,这年头,东家就是老大,让你怎干你就得怎干。

    干脆栗山就住在市里不回来了,到时候有人送过一捆捆票子就行。

    这后来艾方自俘虏了这个小白脸司机小张,反而不愿意让栗山回来了,就在电话里向栗山简单地沟通一下矿上的事。

    承包了的矿只有三年承包期,一晃眼就过去了,你要经营不好赔了就算你倒霉,白白地葬送了一次赚钱的机会,人的一生又有几次这样的机会呢。

    开初艾方对矿井下面的事,就像是在梦里,觉得这几十丈的黑咕隆咚的坑下就像是“人间地狱”,等到有一天上面来人检查了,她是东家得陪领导,一位老博士就护着她下了一次井,上来后才觉得不像自己想象的那样,底下灯火通明的,跟上面没有两样。

    这样她才看到那一车一车的木料下到井里面都干了什么了,原来都是用来撑顶用的柱子。那可是用大把大把的票子买回来的。

    一次她就问那个老博士“就不能少用几根柱子?”

    老博士说“那可不行,人命关天的事情。”

    艾方点点头。

    老博士明白了艾方的意思,就出主意“要想利润来的快,就多开几支线道,缩短掘进距离。”

    艾方听不懂老博士的意思。老博士就解释也就是老话说的“回采”哦。

    司机小张懂,他跟艾方说的可是自己人的话,因为艾方跟他已经撕扯不开了,她是一个人独守空房的,他是一个人还没有说媳妇成家的小青年。

    “‘回采’就是,在窑底开了挖煤的线道到了一定的地方将撑着顶的柱子全部拆掉,让煤层自动塌下来,又省料又省工还多出煤。”

    “意思是早回采,早省钱又多出煤?”艾方也不想听多大的理论,一晃三年就过去了,谁还学那么多理论,抓住机会赚钱就行。这年头,大家都在围着这个“钱”字在转,有了钱可是想干啥就能干啥,就像她跟了栗堂人,这个活不能干,那个钱不能花,规规矩矩的学做人,却落了个住班房受穷,自己连个化妆品也买不起。跟了人家栗山就翻个儿了,啥也能干,啥钱也能花,自己是东家受人尊敬,手里有钱享受时光,在家有吃喝,出门有专车,晚上不寂寞……

    位于市郊的“红灯区”小街如今可真是大变样了,街道两边都是“dvd”歌舞厅,那门面都是被装潢包装了的五彩缤纷的小红楼。

    要数那些个牌头字匾耀眼,各家歌舞厅都在绞尽脑汁地编造“红烂漫”、“丽都”、“妮娜”、“仙乐”、“迷你”、“唐老鸭”、“维纳斯”……

    挨着歌舞厅街道两旁就自然形成了各式各样的小市场,最多的就是小吃,大一点的是酒楼。

    如今乡下人都有了活钱,也有自主支配权了,嘴淡了舌馋了,就搭伙来城里风味一下,看看街景,消遣消遣。

    时间长了,小吃就不上场合了,开始攀起了酒楼,要上几个菜,掂一瓶大烧,喝的晕晕乎乎的。然后借着八分酒兴,朗朗跄跄地走在街上,开初没心思遛逛那些小红楼的胆子也壮大了,看着那些歌舞厅门前招揽顾客的“小姐”,漏肩搭背,粉妆浓艳的,就开始眼馋心颤起来。彳亍在门前时,还没等他们弄明白是怎么回事,就已经被那些“小姐”们拖拉硬拽地请到了歌舞厅。

    歌舞厅里面进去是前台,经过前台是一道通往内室的门,进到内室是一个灯光昏暗的像盒子一般的20平米的小厅,正前方有电视,有话筒,有dvd、卡拉ok。四周有一排排沙发,沙发前面是茶几。

    电视里播放着流行歌曲,有一个小窗口通前台,在前台专门有一个放录像放歌曲的,歌厅里面的顾客有什么要求都由前台的坐台负责。

    歌厅里进去几个人就有几个“小姐”陪伴,然后茶几上就摆上来饮料、啤酒、果品之类,任进去的顾客享用。

    第一次进歌舞厅的顾客都知道这里的一切开销是他们的,“小姐”只是陪着你乐,陪你高兴了就讨要个小费。除了不做那个,任凭你亲亲抱抱唱唱跳跳,赔你个够。

    这也是乡下农民在休闲时间带着那种初次的好奇在享受着时代变迁的那种欢快的节奏。不过第一次他们也没有想到这种享受代价还是挺高的,歌厅是按小时计费,每小时每人80元,茶几上的食品之类按消费多少计算,“小姐”的小费是你自愿给的。

    出来歌舞厅,就像从睡梦中的天堂里出来那样。还记得土地下户前花二毛钱进的电影院,环境是一样的,就是感觉不一样,在这里有一种醉生梦死的感觉。

    黄炳的“11”歌舞厅是红灯街规模最大的,他是跟黄茹玉的旅馆联系在一起的,顾客在歌舞厅玩的尽兴了就到女儿的旅馆休息,那里有标间、双人间、单间,还有澡堂浴池,顾客可以带歌厅里的“小姐”到旅馆过夜,不过那代价是很高的,除了给陪你过夜的“小姐”小费外还得给歌厅的费,旅馆里的标间费等等。

    黄茹玉对父亲那种让她吃不消看不惯的行为也习惯了,他离开了旅馆跟那个莉莎开了家歌舞厅,还明目张胆地同居了,环境改变人啊,在什么样的环境下就得说什么样的话,做什么样的事,就像她跟黄原原开的旅馆,那一天没有那些男男女女来他们这里包房取乐的,要不然,他们的旅馆还吃什么喝什么。

    莉莎在“11”歌舞厅开初是坐台,现在成了东家老板娘了,每天歌厅的全部收入都是她经管,黄炳就将莉莎当作是内当家的了,跟妻子不是两样,就差一道结婚手续。

    这几天,歌舞厅里忽然来了个小青年,也是农村的,是个很帅气的一个小伙子,他到独自一个人来了歌厅好几次了,他从第一次起就没有叫过“小姐”陪伴,因为每次他就要莉莎来陪他,可是莉莎已经是黄老板的人了,借她个胆子也不敢那样做,莉莎不陪他他就独自唱几个卡拉ok,到时间付了费就走了,走时还用一种挑衅的目光看莉莎,使莉莎感觉麻痒痒的,仿佛这个年轻人跟自己有什么关系似的。

    这天黄炳出外了,这个年轻人又来了,还是照常让莉莎来陪他,莉莎想,既然这小伙就那么乐意让她陪,这也是看得起她,再说黄炳也正好不在,就是看在这小伙这样对他执着的样子,她也不能再不理他了,毕竟自己曾经也是个坐台小姐呀,这小伙还让她再一次动了春心了。

    这一次,莉莎就专门去陪他了,晚上还跟他上了宾馆的标间。她弄明白了这小伙叫赵铭,邻市乡下来的,还是专门来找他的,对她的身世很了解,说了她的身世一点都没有出入。

    赵铭也很同情她,在宾馆的标间里他还跟她海誓山盟起来,不过这莉莎也很待见赵铭,有一点情投意合的感觉,从来就没有被爱情打动了的心扉,这下被真爱打动了,那扇紧闭着的爱情之门终于开了。

    莉莎也是邻市乡下的,她的真名叫万小徽,她是婚礼后还没够九天就从婆家跑出来的,她那个新婚丈夫刘占才在这不到九天里就举手打了她三次。万小徽一赌气就跑出了婆家。

    万小徽没有往娘家跑,因为她这门亲事就是娘家硬给撮合成的,男方家给娘家的彩礼多,娘家只顾收彩礼,也不打听打听小徽嫁的这个人就因为打架被拘留过两次。这也算是封建包办婚姻留下来的后遗症吧。

    万小徽当闺女的时候就在原平市里打工给人家看孩子,如今这世道还回娘家干嘛,到外面的花花世界又开眼又有钱挣,受了委屈的万小徽第一天就在人才市场被黄茹玉选准了。

    万小徽在典礼的时候,这个赵铭就在场,他是邻村的一位小伙子,青年人在婚龄时期对方圆周边村上的女孩都上心,没有大集体的管束了,青年人就在刚刚兴起的传统庙会(集会)上来回穿梭,跟那些适龄(男女)青年相互套近乎,时间长了就熟了,然后开始男追女爱,求婚伦家了。

    万小徽就是在那个时候被这个赵铭青年看上的,只是碍于她已经花落有主了,白白得了一场单相思。

    万小徽婚后离家出走,在方圆是家喻户晓的,当然赵铭青年也不例外。刘占才家里人四处找遍了也没有找见万小徽,在这个年代,一个大活人出去,的,只要她不主动露面,想找到一个人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不过,功夫不负有心人,刘占才全家没有找到万小徽,这赵铭一个人就找到了,要按命运学讲,这就是上天安排的缘分了,有缘千里来相会,无缘对面不相认。

    这个赵铭跟万小徽讲了他对她的这段故事后,激动的不知说什么好,没想到自己在不知不觉中早有一个让她一见钟情的人在默默地爱着她,还千里迢迢一丝不苟地来找她。真爱的这把火很快就在万小徽的心里燃烧起来,甚至烧到最旺处,以至于到了神魂颠倒一发不可收拾的地步。

    一旦爱情爱到痴狂的人就会什么事也做得出来。

    万小徽不缺钱,她将赵铭安排在一家旅馆里,计划让他长期住下来。她随时可以去找他,她愿意养他。

    “你不嫌我是二婚?”

    “不嫌。”

    “你不嫌我在这个城市学坏?”

    “嫌还来找你吗。”

    “你不怕我们犯重婚罪?”

    “你不是不够年龄没有结婚吗。再说,那个刘占才仗着家里有钱,最近又找了个对象。”

    “你怎啥也知道。”

    “知己知彼呀。”

    ……

    黄炳发现莉莎这些天一直上班不正常,经常是离岗。还感觉对他也不比从前了。问她她老支呼说是身体不舒服。

    这对莉莎来说可是个威胁。前几天她就是没有注意这一点,离岗到能应付过去,这晚上跟黄炳老是在一起,还是同枕异梦,先不说赵铭的感受,就她自己也感到要崩溃了。

    她决定要离开这里。可是黄炳已经把她当作了媳妇,他把一切都交给了她,还有那么多钱,虽然他是有家室的。

    她也没有舍得告诉赵铭她跟黄炳同居的事,她怕他听了也会崩溃,甚至愤然离她而去,她现在可是舍不得他走,她感觉自己已经离不开他了。跟黄炳他没有打算过一辈子,跟他就想过一辈子了,甚至形影不离。

    她要走就不能跟任何人去说,否则会越说越说不清楚的,特别是跟黄炳,她说了黄炳会让她走吗,她说了她跟黄炳同居的事就天下皆知了,赵铭会怎样想……

    本书首发来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