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子坏坏,独爱农门妻,闻香

    看着舒心毅然决然地背影,姚三姐的心中腾地升起一股怒气,很显然舒心的举动已经不仅仅是不接受她的好意了,这跟当众打她的脸没有区别。舒悫鹉琻

    偏偏她还不能什么,别提多堵闷了。

    姚三姐不想看舒心的香脂,是因为她对自己的能力非常有自信,姚记香坊有她研制新的香脂就可以了。

    同时,她也不认为一个乡下丫头能制出什么好香脂来。

    买下舒心的香脂,一方面固然是为了自己的名声,但另一方面,姚三姐还真的是有同情舒心、帮助舒心的意思,觉得一个姑娘为生活所迫抛头露面的不容易。

    只可惜姚三姐太自以为是,纵然是有些好心,但那种充满优越感的、高高在上的怜悯和施舍,却不是一个独立自主的现代人能够接受的。

    不过姚三姐没有将怒火表现出来,只有梨香冷哼了一声“不识抬举。”

    姚三姐淡淡地道“走吧。啊,世子表哥”

    话都没有完,她就提着裙摆,往一个方向跑了过去。

    就在刚才,她眼角的余光看到了一道锦蓝色的背影,那道背影她太熟悉了,必定是璟王世子无疑。

    云香坊能将生意做到全大齐朝,服务态度不是一般的好,因此面对舒心提出要与掌柜谈生意的要求,伙计尽管满心疑惑,还是进去请了大掌柜出来。

    大掌柜一出来,李臻就表明生意由舒心了算。

    而大掌柜听由舒心来谈,也没嫌舒心是个孩子,正正式式请了舒心等人到二楼雅间就坐,奉上香茶。

    这才问道“不知妹妹要跟我谈什么生意”

    舒心将六种香脂样品放在桌上,香脂用瓷盒装着,打开盖子后,做了个“请”的手势。

    第一个盖子一打开,芬芳的气息就盈满了整个房间。

    淡淡的,清雅悠远,香而不腻。

    要不是在云香坊当掌柜这么多年,也算得上是见多识广,且已锻炼出喜怒不行于色的事的话,大掌柜早就扑上去了。

    因此得到舒心的示意,大掌柜就迫不及待地逐一拿起来仔细品鉴。

    嗅气味,观色泽、品质地、触手感

    良久,大掌柜才放下这几样香脂,眼睛亮得像白炽灯一般看向舒心,笑眯眯地问,“妹妹,这些香脂是谁做的”

    “我做的。”

    大掌柜的目光在李臻兄妹俩脸上转了一圈,神色摆明了不相信,但聪明的没有继续追问,而是转了个话题“你是要卖给我们云香坊吗这样的香脂还有没有”添加 "hongcha866" 威信公众号,看更多好看的!